东瀛国,居合神社。

好些人正在开会,个个都是意气风发,正在谈论什么春风得意的事。

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年轻摸样,但眼神充满了岁月的沧桑。

“还别说,我前段时间在血海大凶地,遇到的那个狂兽,乃是上古超级凶兽之一,我们几人联手,硬生生的给撕下它一条腿。”

“我听说血海有一位名为煞魔的猛人去了,是吗?”

“不错,确实有一位煞魔过去了,那是个真猛人,他刚到,直接进入内部,斩杀了好几只我们都畏惧的凶兽,手段猛的一塌糊涂,我们都望尘莫及啊。”

“这么强?们可都是人仙之境的强者。”

“人仙确实很强,但据说那人是上古时期活下来的,活了无尽岁月,好像是刚从某个地方脱困而出,闹腾的很,已经离开血海,朝着天涯域场去了。”

“天涯域场?那个被称作死亡天涯的地方?那边死了不少人仙之境的强者吧?”

“不错,就是那个,那地方可能真的可以进入昆仑墟界,煞魔似乎很想进去昆仑墟界,而且他似乎懂得一些手段。”

这些人谈论着自己的打探手段,还有一些见闻。

其中最让他们感兴趣的就是突然出现的一个猛人——煞魔。

煞魔的出现,让所有人都意外,实在太猛了。

这些年一直在凶地探索,寻找机会,也收获很多。

呯呯呯!

门口传来被敲响的声音,一位武者抬头看去,犹豫了半分,还是走过去了。

开门,看到一位入道者,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怎么回事?难道不知道我们正在开会吗?”

入道者有些害怕,急忙说道:“对不起,平川麻纪君,却在是有急事。”

“何事?说!”平川麻纪不客气的说道。

“华夏徐天君来了。”

“什么?最近传闻的华夏徐天君?来我们东瀛国了?”平川麻纪有些诧异,瞪着他,大声确认。

身后正在议事的众人也听到了他震惊的话语,纷纷停下,看过来。

“是的,正在金港码头与人大战,码头已经被废了,威力极强,下方三大道场的人根本无法抵挡,所以来求助们,希望们能出手维护东瀛国安定。”

入道者快言快语,说完闭嘴。

“我知道了,去吧。”平川麻纪言语都已经带着杀意,关上门,转身看向众人。

众人也看着他。

“各位,我们此次归来,为了围剿华夏武者,如今华夏最耀眼的新星:徐天君送上门来了,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迎接一下啊?”

“好,从一回来到现在,听到不少声音说华夏有一个牛人,崛起不到十年,实力堪比人仙,我还真不信了,我这个人仙就过去会会他。”

“我们也过去看看热闹。”

“刚刚来报之人,说是徐天君与人大战,何人与他大战?”

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?走!”

坐在这里的三位人仙以及其他地仙纷纷出动,一睹徐天君的尊容。

他们此次归来,确实是因为华夏国,全球各国联合起来打击华夏,东瀛国也是其中一个,而且是重点参与的。

东瀛国被徐天君三番两次骚乱,斩杀了无数武者,早已经不共戴天,这一次请回来正在凶地的人仙,意在斩杀徐天君。

而正好这时。

徐天君却登陆东瀛国,这不就是送上门来的人头吗?

他们高兴的冲出去了。

这些人速度不可谓不快,很快就已经考进战场,感受到战场传来的一阵阵超强波动,巨浪滔天掀起。

“怎么会有一位如此年轻?”一位人仙眼眸眯起来,看着远方的战场。

“井田小阳君,那位便是华夏徐天君。”平川麻纪上前,小声告知。

“什么?那位是传闻的徐天君?这么年轻?”井田小阳有些诧异,虽然现在是人仙之境,但他在这个年龄段时,不过是圣贤之境,当时也是被称为天才啊。

充满怀疑,看向身边的另一位人仙好友,说道:“千叶夏生君,他应该不是返璞归真吧?看着不像。”

千叶夏生人仙也是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下定结论,说道:“不是,是自然成长,真是难以置信啊,而且他是修仙者,和华夏那几位一样,是修仙者。”

“华夏是个神秘的古国,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实力,不可思议,但年轻不是资本,如此急于求成,定然会根基不稳。”另一位人仙西冈杏里缓缓的说道。

“西冈杏里君,觉得他像是根基不稳吗?”千叶夏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说道:“入人仙之境已有百年的哈森都被他压得死死的,还有,看那边,那个是木塔吧?浑身是伤,必定也是被徐天君打伤的。”

“这么说,这位徐天君还真有两下子,我们一起上,将他杀了。”井田小阳嘴角露出自信而有渴望的表情。

遇到这样的强者,他渴望一战。

“不急,又有人来了,还是个熟人!在西林战场,我还与那人有过一战呢。”千叶夏生缓缓的说道,一副看戏的模样。

“是说登徒来了?”井田小阳诧异,定睛看去,果然看到一道黑影快速而来,看向地仙那边,说道:“这三位都是阿罗婆门的人仙,徐天君与阿罗婆门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据说在一周以前,徐天君亲手摧毁了阿罗婆门,斩杀了十二位地仙巅峰的武者,故此,才会引出这三位人仙强者。”

平川麻纪小生回应,他再来的路上已经了解过一些基本的信息。

“怎么?徐天君毁了阿罗婆门?竟有这等事?现在国外不都是在掠杀华夏武者吗?没想到居然被反杀了,这个徐天君的胆量还真是不小啊。”

“我喜欢!我渴望和他一战,不过现在登徒也来了,估计他凶多吉少了吧。”

对于东瀛国的这些地仙和人仙的到来,徐振东已经发现,他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,并没有任何的畏惧。

这才是他想要的,他们的力量也正是自己想要的。

攻打教廷,需要的就是这么强大的力量。

而突然再现一位人仙登徒,他一脸从容,一拳轰过去。

登徒伸手一拍,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的身后出现,黑影深处巨大的手掌,猛然拍下。

轰隆巨响,直接拍散他轰击而来的拳头。

“华夏小儿,看来有点实力,但今日活不了了。”登徒自信的说着,身后的黑影越来越大,仿佛把天空都遮起来。

徐振东翻手取出惊鲵剑。

之前都是徒手相搏,现在取出长剑,剑鸣长响,剑光若寒,无所畏惧。

“不久前,哈森也说过这句话,但是看看他现在,被我打成猪头了。”